山东群英会:長成高原一棵樹

2019-12-25 10:16:45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王子瀟

他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棵高原之樹,汲取力量,拼搏向上,昂揚成長,為這片土地貢獻一份生機,為這里的百姓,獻出一份自己的蔭涼。

山东群英会 www.nqbgy.com \
 曉 晨攝(影像中國)
  

  周平曾在一篇文章里寫道:“我第一次見到瓊結加麻鄉遍布的百年古樹,蔚為壯觀。條件如此惡劣,是什么力量,讓它們以昂首挺拔之姿立于千溝萬壑?是什么力量,讓它們以紛繁葉茂之態呈現千形萬狀?是瓊結的土地和人民護佑著一棵棵大樹。”

  如今,他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棵高原之樹,汲取力量,拼搏向上,昂揚成長,為這片土地貢獻一份生機,為這里的百姓,獻出一份自己的蔭涼。

  一

  蜿蜒的山路向前,再有十公里,就到瓊結縣克若組了。周平坐在顛簸的車上,眼望窗外雪山連綿,油菜花開,內心卻提不起興致。此刻他眉頭緊鎖——一會兒見鄉親了,再談不下來,該怎么辦?

  談什么?易地搬遷,瓊結縣雪康村克若組的易地搬遷。

  周平不禁想起第一次到克若組的情景。2016年,周平剛從湖南株洲龍門鎮黨委書記任上,以調藏干部身份,來到西藏山南,成為瓊結縣主抓脫貧的副縣長。抓脫貧,自然要把村情戶情調研一番。那一天,周平和同事開車前往克若組調研,其經過令他永生難忘。

  為啥?路實在太險。雪康村克若組,位于西藏山南市瓊結縣,地處藏南谷地,居于大山深處。進村出村,只有一條山路,一邊高山懸壁,抬頭難望頂;一邊河谷就在眼下,車輪過彎貼崖邊。一山一谷間,一條坑坑洼洼、剛夠一車寬的土道,曲折通往村口。幾公里的路,與其說走,不如說挪,足足要挪三十分鐘。

  進了村組,周平逐戶調研。全組十戶,家屋多半老舊,生活條件簡陋。遇到大風冷天,有時全組斷電數日;摸出手機打電話,有無信號,得看運氣。海拔四千米的高寒區,無電無網,山路危,車難行,幾近與世隔絕,何談發展?

  富不富,看修路。這路既窄又險,根本沒法修。加之此地泥石流多發,只能易地搬遷。

  搬遷地,在下水鄉措杰村,臨近公路,配套完善。建新房,寬敞明亮,每戶只需拿一萬元,剩下的,政府管。周平合計,這么好的事,百姓指定樂樂呵呵接受。

  可是,消息傳到組里,鄉親們意見很一致——不想搬。

  政府出力出錢為大家著想,自己不花啥錢,一步到位改善生活,為啥不愿搬?周平一時有點蒙。

  光琢磨沒用,還得去村民身邊摸情況。周平問組長,對方嘆了一聲,之前動員過,沒用,各戶有各戶的想法。周平打算挨家挨戶聊聊,卻未曾想碰了一鼻子灰——要么這戶沒人,吃了閉門羹;要么低頭不語,就是不想搬。之后再去溝通,還是沒有用。

  工作沒做通,周平情緒低落。思來想去,問題出在兩點——各戶想法了解不清,政策回應答不到點子上;空說無憑,百姓沒看到實在利好。好在幾次溝通,各戶情況基本摸清。周平和縣領導商量辦法,將政策細化,把對策落實,一番商討后,周平決定再去一次。

  不覺間,車已經開到村口。

  組長出來迎他,今天各戶都有人。周平心中大喜,好,好,那就組織下鄉親們,一起開個會。

  不一會兒,組長家里擠滿了人。

  周平笑呵呵地和鄉親們說明來意。為啥要搬,搬到哪里,去的好處,幾句話精煉說完。掃視一圈,屋里靜悄悄,大家一聲不吭。

  “有啥顧慮,大家直說,我們看咋能解決好。”周平給組長使個眼色,暗示幫忙帶動下。組長心領神會,周縣長是自家人,有啥想法盡管提,周縣長,會幫忙。

  依舊一陣靜悄悄。

  周平心中一緊,大家都不言語,又要無功而返?

  這時候,一個很小的聲音,從后排傳來——祖宗在這,世代在這,走了豈不丟了祖宗?

  一聽這話,周平反倒踏實許多。村民肯溝通,這事兒就好辦。“既然是祖宗,也希望子孫過上好日子。現在路難走,出去掙點錢不容易。搬出去,有了新房子、好土地,祖宗也替我們高興呀!”

  有人打頭炮,大家也都放松下來。一陣沉默后,又一個聲音傳過來——“我們在這不覺得苦,住習慣了。搬家太麻煩,不想折騰。”

  “您這話在理,”周平笑著說,“可您想過沒,孩子上學,老人看病,得走好遠才到鄉里。搬出去,雖辛苦一次,以后都方便呀!至于搬遷費用,政府出,不用大家拿,大家只管搬就好。”

  “人搬出去,牛羊咋辦?”一戶村民說。

  “牛羊不好走,大伙兒可以輪值來放牧。這兒的牛羊圈,政府出錢來修繕。放牧房屋保留,回來放牧還能住。新房也建牛羊圈,牛羊那面也能養。”

  你問一句,我提一處,氣氛漸漸熱起來。

  周平一看,大伙兒心活了,得趁熱打鐵。“之前有個村,就搬在我們遷移點附近,我帶大伙兒看看,啥都清楚了。三天后,每戶派個代表,我帶大家看看搬遷地,回來你們再決定。”

  盛夏山南,正午日頭,毒辣熱烈??芍芷焦瞬壞謎廡?,他正帶村民參觀安置地呢。一排排新房,白墻紅頂,整整齊齊。不遠處,就是鄉政府,旁邊挨著鄉初中和衛生院。每戶獨門獨院,院內左邊廁所,右邊廚房,干凈體面,和山上的老房子對比,高下立判。

  推門進一戶,老兩口在家。主人熱情歡迎,鄉親們靦腆又興奮,開始只是看,慢慢打開話匣子,你一句,我一嘴,問老鄉啥時搬來的,房子花多少錢,住著習慣不。問完這家問那家,一連走了好幾家。周平在后面跟著,耐心給他們介紹著,鄉親們臉上,從猶疑變成驚嘆,直到化成開心和羨慕??巳糇櫚拇迕窳圃?,周平知道,這事兒成了大半。

  之后再去,工作明顯進展順利?;褂辛郊也幌氚?,沒等周平說,其他幾戶,主動幫著做動員。一個月后,鄉親們簽訂搬遷協議,同意整體搬遷。周平緊鎖的眉頭,終于舒展開。

  二

  周平難忘接手脫貧工作的第一天,縣委書記和他的一番談話。書記說,瓊結縣的脫貧工作,起步晚,底子薄,產業配套差,項目抓不牢,往往挨批評多,受表揚少。

  這話不啻下馬威。之前在湖南鄉鎮,自己也沒太多脫貧工作經驗。剛到西藏,人地生疏,資源有限,以后該咋干?周平心中也沒底。

  可轉念一想,做工作,干好干壞都是干,只要好好干,沒啥事一直干不好。關鍵是找對思路、堅持下去。之前沒做好,恰說明以后發展空間大,要是一直好,讓我來干嗎?

  這么一想,干勁一下涌上來,心里反倒踏實了。周平拍了兩下胸脯,書記您放心,有我在,肯定讓瓊結脫貧工作變個模樣。從今天起,我寧愿天天加班,不愿事事挨批。

  打那天起,辦公室就相當于周平的半個家。太陽上山,下村入戶搞調研;月亮掛枝頭,回單位整理材料寫文件,干到夜里十一二點是常態。同事勸他,你剛進藏,要適應適應,不用這么拼,日子還長。周平心里明白,同事是好意,可脫貧工作,事多項雜,千頭萬緒。白天時間寶貴,都在村里跑,按時上下班,根本做不完。“你們先回吧,我忙完再走!”送別同事,周平打開電腦,鋪開本子,繼續加班。

  瓊結縣,二十個貧困村,七百四十五戶貧困戶,每戶難在哪,家里啥情況,周平基本都清楚。走得多,知得深,也漸漸摸清瓊結的貧困根,一個重要原因,是缺少特色產業。以往扶貧,多靠養殖,投入不少,效果一般。周平發現,藏裝、鐵器等手工制品,品質好,口碑佳,若能強化發展,帶動百姓參與,是個不錯選擇。恰此時,縣里打造綠色產業園,也想集聚手工企業,形成品牌規模。產業園位置毗鄰藏王墓景區,占地五十畝,前展廳,后工廠,交通便利,客流量大。正合自己想法,自己又是牽頭人之一,周平瞬時干勁滿滿。聯絡企業,安排入駐,想盡快把縣里手工匠引進來。

  然而,想法雖好,現實難辦,并不是每個商戶都愿搬來。家家有本難念經,戶戶情況都不同,這過程,需要周平里里外外做大量工作。他印象最深的,還得說這個“多吉鐵藝”。

  “多吉鐵藝”,全稱是德慶村多吉鐵藝專業合作社,“掌門人”是多吉。多吉家世代鑄鐵,品質過硬,十里八村都知有這一號。周平想,這般好手藝,隱在山村太可惜,若到產業園,變成響亮招牌不說,還能推廣本地的鑄鐵技藝。

  這天一早,周平驅車直到德慶村口,老遠就聽到“咣咣”的砸鐵聲,這應該就是多吉家。一推門,但見一片熱火朝天景象——兩個師傅,揮動鐵錘,俯身火爐邊,“乒乒乓乓”圍打一口燒得黑紅的大鐵鍋;仨師傅在東墻角,正在忙著堆列要發貨的鐵器。村主任叫了聲多吉,火爐邊一老漢應了一聲,看有客人,快步走來。

  雙方寒暄結識,周平大致了解了情況:伙計不足十個,一半是本村貧困戶。這里既是家,又是廠,也是店,平常銷路還算可以,刨去工錢、成本,能夠生活,談不上掙大錢。

  周平向他介紹產業園的政策和特點,問他是否愿意入駐。

  多吉聽后沒立馬搭茬,只是低頭憨笑。思忖一會,說:“謝謝領導,我這挺好,在家做事,用人就從村里找,很方便。搬到縣里有點遠,我就算了吧。”

  “路程不算遠,開車二十分鐘。園區有宿舍,你和工人都能住。再說,那兒的位置,靠景區,客流多,市場大呀!”

  “搬到那面,要交啥錢?”

  “每年有租金,但是很少,而且可申請扶貧專項貸款。”

  “哦,我考慮考慮。”

  “那我等你信兒,想好了,隨時聯系我。”周平和多吉互留聯系方式,告辭離開。

  一轉眼,半個月過去了,多吉一直沒聯系周平。瓊結手工業想上新臺階,單打獨斗,肯定不行。帶動百姓脫貧,手工業更是主力軍,前提是把影響和市場做上去。只窩在村子里,出路定然有限。周平思來想去,還得再找多吉當面聊聊。

  多吉正在屋里休息。周平進屋,他一愣,周縣長咋來了。“我不來不成呀,你老躲著不理我呀。”周平笑著說,“一回生二回熟,你有啥想法直接說吧。”

  “周縣長,您看看外面。”

  周平往外一瞧,院里躺著幾個鑄鐵用的“大家伙”。

  “周縣長,我這雖是小門面,但設備也不少。要是搬走,又折騰一下,劃不來呀。”

  周平一看,干脆來個順水推舟,“搬家事小,發展事大呀!店面建在村子里,外地游客想來都不好找。反倒是在產業園,位置方便,客流大。這次一搬,對以后的生意幫助更大呀!”

  多吉一時無言以對。想了想說,那我再考慮考慮。

  一晃兒又半個月過去,周平一直在產業園里忙活,今兒招待參觀考察的商戶代表,明兒給大家解答政策貸款的具體事宜,人黑瘦一圈兒。雖忙成這樣,可他一直記著多吉,兩周了,多吉還沒聯系自己。周平有點賭氣,心想,自己這么費勁兒,為了誰呀,還不是為你好。他甚至想就這樣算了,有意愿的廠子不少,不勉強,自己也省心??勺鉅幌?,這多吉也不容易,做事認真,只是圖安穩,思想上沒打開。嗨,他不找我,還是我去找他吧。

  再見周平,多吉很不好意思。“想得咋樣,就是不想走?”周平問他。“周縣長,我仔細想過,您真是為了幫我。”多吉說,“現在關鍵,是我手頭緊。我也想搬,可家人說,每年貼租金,那邊市場咋樣不清楚,萬一銷路不好,不掙錢,還賠錢呀。”

  周平聽得出,這是多吉心里話,不少商戶也有這種顧慮。“除了租金,還有啥顧慮?”“就這一點,租金能優惠,我立馬就搬。”“好,租金我來解決,你等我電話。”周平拍拍多吉的肩,轉身出門。

  回到單位,周平立刻找到縣領導。產業園是扶貧項目,入駐合作社也是小本買賣,讓大家先獲利,安下心,才好圖產業園的運營創收。領導們開會商量,覺得周平說得有理,決定前三年免收租金,再加大扶貧貸款力度?;嵋喚崾?,周平立馬打給多吉,電話那頭激動地說:“真是謝謝領導們,這么幫我,產業園裝修完,我立馬就搬!”

  三

  調藏前,周平原以為藏區工作強度不高,節奏不會太快,和內地相比,或許輕松些。然而真的來了,周平卻感受到別樣的火熱。在瓊結的脫貧工作一線,駐村工作隊、村支兩委等幾乎所有參與脫貧的干部,都在加班加點、沒日沒夜地努力著。脫貧干部們有一個微信工作群,深夜聊業務是習慣。這個鄉剛組織完政策宣講,在群里發一段現場視頻、拍攝照片;那個鄉的扶貧干部剛剛結束工作,拍一張墻上的鐘表發到群里,和大家開玩笑說,終于可以下班了……

  2018年10月,瓊結縣正式脫貧。周平調藏兩年。不說多大貢獻,但周平覺得,這兩年,沒白干,沒辜負當初來的決心。

  有人問他,父母妻兒都在株洲,當初為何選擇調藏?要知道,調藏并非短期援藏,而是長期在藏,意味著長久遠離家鄉,深扎邊疆。周平憨然一笑,當初想法很純粹,人生有限,得多做點有意義的事。

  如今,周平從瓊結縣調到山南市委工作??傷醯?,自己從未離開瓊結。只要有時間,他還會去看看瓊結的鄉親們。他覺得,見到他們的笑臉,看到他們的日子越發紅火,便感受到來這里的意義。

  周平曾在一篇文章里寫道:“我第一次見到瓊結加麻鄉遍布的百年古樹,蔚為壯觀。條件如此惡劣,是什么力量,讓它們以昂首挺拔之姿立于千溝萬壑?是什么力量,讓它們以紛繁葉茂之態呈現千形萬狀?是瓊結的土地和人民護佑著一棵棵大樹。”如今,他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棵高原之樹,汲取力量,拼搏向上,昂揚成長,為這片土地貢獻一份生機,為這里的百姓,獻出一份自己的蔭涼。

上一篇:“我要幫助更多同胞脫貧”
下一篇:最后一頁

?
{ganrao} 深圳风采奖金怎么算 内蒙古快3一定牛下载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 pc蛋蛋人民币qq群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360彩票 上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器 宁夏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 河北快三在线购买 多乐彩11选5规则 查排列3连线走势图 买股票开户流程 江苏福彩快三 福彩6十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