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群英会:總書記關切脫貧事丨讓一方水土“富養”一方人

2020-01-06 11:32:14   來源:新華社   作者:楊思琪 侯雪靜 嚴勇 韓朝陽

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考察時指出,脫貧既要看數量,更要看質量,強調“要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強化產業扶貧,組織消費扶貧”。

山东群英会 www.nqbgy.com   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考察時指出,脫貧既要看數量,更要看質量,強調“要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強化產業扶貧,組織消費扶貧”。

  決勝脫貧攻堅,就要從根本上解決困難群眾增收困難,緊抓產業扶貧這個“牛鼻子”。

  近年來,不少貧困地區把發展產業扶貧作為主攻方向,一些特色產業蓬勃發展;一方水土“富養”一方人的脫貧新圖景展現于天南海北。

  一穗黏玉米,甜了一村人

  清早,在南京工作的周媛吃了一穗剛剛煮好的黏玉米,香甜軟糯的黏玉米給寒冷的冬日增添了幾分暖意。這黏玉米是周媛從微信上下單買來的,產自“杜蒙”——黑龍江省大慶市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

  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地處科爾沁沙地邊緣,素有“西北風口”之稱。20世紀末,因生態遭受破壞,一些產業難以為繼,被評定為國家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

\

黑龍江省大慶市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一心鄉前進村駐村工作隊隊長、第一書記慕海軍(右)、工作隊隊員韓明祥(左)和69歲的脫貧戶楊雙交流(2020年1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思琪 攝

  2017年5月,在哈爾濱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工作的慕海軍,來到一心鄉前進村擔任駐村工作隊隊長、第一書記。他走訪了解,村里家家戶戶都以種玉米為生,沒有特色產業,增收缺抓手。

  慕海軍和工作隊隊員到山東、黑龍江多地考察,發現鮮食玉米的種植難度不大,并且市場前景好,便和村干部商量,鼓勵村民把普通品種變成黏玉米,并成立大慶市壹馨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引進了鮮食玉米生產線。

\

黑龍江省大慶市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一心鄉前進村駐村工作隊隊長、第一書記慕海軍(右)在搬送村里自產黏玉米(2020年1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思琪 攝

  去年8月,玉米迎來成熟期。每天凌晨,村民們早早起來到田里掰玉米,很快,這些玉米準時進入廠房,切頭去尾、快速沖洗、真空包裝、高溫殺菌……一天能加工兩三萬穗。

  67歲的村民王殿華、韓亞玲老兩口成了公司的雇工,負責把鮮食玉米裝箱。“以前冬天沒農活兒,大伙兒‘貓冬’,沒想到現在掙上了工資。”王殿華說,一天收入有100多元。

  幾年前,楊雙的老伴兒因肺心病花了不少錢。2019年,楊雙在房前屋后的3畝多土地上種了黏玉米,一共收了9000穗,公司以1穗0.5元的價格回收。

  “以前種普通品種,一畝地能產1000斤,按1斤7毛錢算,1年才有2000塊錢。”楊雙看到了真真切切的受益,也享受了脫貧的喜悅。

  如今,30萬穗黏玉米成了前進村的一張名片,正通過電商銷往全國各地,帶動全村15戶貧困戶人均增收1500元。

  新年伊始,慕海軍盤算著邀請一些農業專家前來指導,發展“花糯”“黑糯”等新品種,并逐漸向綠色種植轉型,把更多優質農產品送往百姓餐桌。

  草果顯神奇,富了一個州

  女兒最近休假回家,付戰葉給她熬了一鍋雞湯,特意放了幾顆草果。

  “這東西隨便放上一顆就行,提味得很!”付戰葉贊道。其實,草果的神奇,是改變了傈僳族人的生活。

\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馬吉鄉木加甲村村民將采摘的草果裝筐(2019年10月28日攝)。新華社發(楊雪輝 攝)

\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馬吉鄉木加甲村村民迎來草果豐收(2019年10月28日攝)。新華社發(楊雪輝 攝)

  49歲的付戰葉家住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鹿馬登鄉亞坪村,地處邊境山區,較為貧困。2004年前后,村民都種苞谷,付戰葉卻把近10畝地種上了草果——一種需要5年才能進入豐產期的香料作物。

  “這東西既浪費地,又耗時間。”村里人笑他傻。付戰葉卻天天往草果地跑。5年過去,紅彤彤的草果一串接著一串,收入一年比一年好,村民們見狀,也紛紛改種草果。

  如今的亞坪村,9月一到,家家戶戶都忙著采摘草果。去年,付戰葉家近百畝草果收入超過10萬元。于是,蓋起了新房子。

  “如果當年沒種草果,我怕是很難有錢讓兩個孩子上大學。”付戰葉說。

\

這是云南福貢縣怒江大峽谷農副產品加工交易中心的草果產品(2019年11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嚴勇 攝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大部分處于高山峽谷地帶,氣候潮濕,特別適合草果生長。在位于福貢縣石月亮鄉的怒江大峽谷農副產品加工交易中心,草果年處理量目前已經達到6000噸。31歲的余早迪正領著工人包裝加工好的草果。“冬天,年輕人愛吃火鍋,草果是必備底料。我們也就比平時更忙了。”他說。

  截至2018年底,怒江草果已由原來的零星種植轉變成連片規模,全州種植面積達108萬畝,鮮果總產量近3.34萬噸,產值超5億元。當地21個鄉(鎮)4萬余戶農戶受益,其中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達1萬余戶3.78萬人,占全州貧困人口的23.05%。

  搭上“直播”車,火了一個縣

  “直播真能掙錢。”去年夏天,43歲的和合勝通過直播,接到了4000元的水蜜桃訂單。

  和合勝是河南省西華縣黃橋鄉裴莊村有名的種植能手,經營140多畝果園。去年5月,他在直播平臺上首次直播。“在桃園里拍拍桃,拍拍我,講一下水蜜桃的產地、品質、成熟時間。”一開始,對著手機屏幕,這個1.85米高的中原漢子稍顯膽怯,說話難免磕巴。

\

河南省西華縣黃橋鄉裴莊村果農和合勝在自家果園里直播(2019年7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韓朝陽 攝

  沒想到,直播后1個多月時間里,和合勝就賣了兩萬多元錢的水蜜桃。“客戶微信轉賬,我再發貨,大家對我很信任。”和合勝說,和周邊果農一樣,他總是挑優質的水蜜桃發給客戶,“要不然下次誰還買你的?”

  30多年前,裴莊村就開始種桃,是一個有3000畝果園的種桃專業村。2019年銷售旺季,裴莊村外出打工的年輕人紛紛回家幫父母賣桃。“多數是通過直播、微信朋友圈,銷往全國各地。比起賣給商販,1斤能多賣1塊錢。”裴莊村黨支部書記吳東亮見證著直播的力量。

  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6月底,在裴莊村進行的一場近兩個小時的直播,累計有24.5萬余名網友觀看,咨詢及下訂單量近萬個,交易額達200余萬元。

  不只是裴莊村,“觸網”,給這個農業大縣帶來大變化。

  2019年,西華縣品牌辦組織了多場農產品直播推銷活動,邀請種植大戶、農產品企業負責人上臺,面向全國消費者推銷西華的胡辣湯、粉條等優質農副產品。

  “西華有很多優質農產品,僅靠線下銷售走不遠。”西華縣品牌辦副主任胡永慶說,“借助現代化媒介手段,能讓更多消費者了解,給他們送去舌尖上的享受。”

  國務院扶貧辦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貧困地區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種養業、電商、光伏、鄉村旅游等產業扶貧新模式快速發展,帶貧益貧機制初步建立,72.3%的脫貧戶得到了產業扶貧支持。


上一篇:全國237個城市啟動,垃圾強制分類政策落地效果如何?
下一篇:最后一頁

?
{ganrao}